英魂之刃手游图片:正文 第252章 入住

    四人一起走到了前臺,然后訂了一間房.

    在前臺服務小姐姐的吃驚下,拿著房卡的袁子逸帶著余陽三人轉身走了.

    這小姐姐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么四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要擠在一間房里.....

    訂一間房,是袁子逸所決定的.

    當然袁子逸是十分艱難做下決定的,他也不想跟這三個搞不懂的家伙住在一起.

    一個人住大床房當然更舒服??!

    但沒辦法,他不能只為舒服而考慮,還得考慮任務.

    畢竟任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四個人分開住,那么有情況自己就不能第一時間知曉.

    而且這三個家伙都還是普通人,不知道心理素質怎么樣,萬一觀察的時候發現了目標.

    激動的發出動靜暴露了可怎么辦?

    對于余陽三人他還不是很了解,所以他只相信自己.

    “你們先上樓,我去買早餐回來.”

    陳圓圓說道,吃了一晚上零食的他打算換換口味了.

    袁子逸點了點頭,然后和余陽林修二人先上樓去.

    這間酒樓確實很高,不過他們住的樓層并不高.

    8樓而已.

    房卡貼在門把手處,房門滴的一聲打開了.

    這是間雙人床的大房.

    進了房間放下挎包之后,袁子逸第一時間并沒躺下休息,而是朝電視走去.

    接著將電視和路由器都給拆開,然后再組裝起來.

    他是在檢查有沒有攝像頭.

    這是身為靈修者的他居住酒店必做的事兒.

    因為就算酒店沒有偷拍的想法,也不能保證其他居住過的房客沒有.

    把房間里每個地方幾乎都檢查了一遍后,他才拍了拍手道:

    “沒有異常,休息吧.”

    說完之后,自己朝旁邊的床躺了下去.

    余陽和林修對視了一眼,然后也躺在了床上.

    過了沒多久后,敲門聲響了起來,陳圓圓回來了.

    他手上提著三份豆漿和蔥油餅.

    余陽三人倒也沒拒絕,本來就都有些餓了.

    他們正吃的時候,陳圓圓這家伙苦逼的開口了:

    “剛買蔥油餅的時候不支持移動支付,老板在小攤上放了個錢罐子,需要自己把錢放進去.

    我把換好的零錢放到錢罐子里時,老板正好背對著沒看見,想著沒讓老板看見不太合適,于是就打算拿出來等老板轉過頭再重新放進去,但我往出拿的時候,老板正好轉過了頭......”

    陳圓圓這話說完后,余陽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連袁子逸都忍俊不禁,但林修這家伙還是在用心的吃著蔥油餅.

    袁子逸才發現這孤僻的家伙居然還是個吃貨.

    吃完蔥油餅之后,袁子逸自己把望遠鏡拿了出來,然后走到窗邊將合上的窗簾拉開一點兒道:

    “咱們輪流觀察,你們先休息.”

    說完之后他坐在凳子上,用望遠鏡在窗邊看著酒樓下的路面.

    這望遠鏡的清晰度,能讓他看到地上爬過的螞蟻.

    對于任務目標的模樣,他已經記在了腦子里,這是他做任務所鍛煉出的能力.

    所以根本不擔心會看到目標而錯過.

    余陽和陳圓圓兩人聽后,躺在床上就閉著眼睡了.

    而林修則沒有.

    他一是因為還不是很困很累,二是因為他不信任袁子逸.

    袁子逸的強悍他能感覺到,所以他更不信任對方.

    雖然在執行任務時,最重要的就是信任隊友.

    但在寺廟居住經常被山賊拿刀偷襲后,他就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

    剛來靈氣學院和余陽陳圓圓一間寢室,晚上睡覺時他都并沒有完全睡著.

    他也在提防著二人.

    可漸漸熟悉并且懂得什么是朋友之后,他才完全的放下了戒備.

    只不過也僅限于面對余陽和陳圓圓,而不包括這認識不久的師哥.

    “你不睡?”

    袁子逸發現林修坐在床上閉眼打坐,有些詫異道.

    “不困.”

    林修閉眼答.

    聽到這個回答的袁子逸倒不覺得意外,他說道:

    “你和我見過的新生都不一樣,挺有個性的,但你好像不怎么笑?”

    其實他是有些想問林修是不是面癱~只不過這么問好像不太禮貌.

    “我不喜歡笑.”

    林修簡潔回答.

    然后袁子逸又不知道說什么了,話題再次終結......

    到了中午的時候,余陽和陳圓圓還在睡著,于是林修便去窗邊觀察.

    就這樣過了一整天,他們什么都沒發現.

    到了晚上的時候,四人都沒再繼續觀察.

    因為從校長給的任務信息來看,目標都是白天出現的.

    但四人又有些睡不著覺~

    畢竟白天都已經睡過了.

    而這時陳圓圓從自己口袋拿出一副撲克牌來道:

    “要不來斗地主?”

    余陽和袁子逸都楞了一下,都沒想到這家伙出來執行任務帶的不是零食就是撲克.

    簡直是當度假來了.

    不過又睡不著的他們,也就沒有拒絕.

    陳圓圓邀請林修加入,然后被林修的不會兩個字擋了回去.

    不過陳圓圓早就習慣了,他已經知道林修是真的不會.

    就像個天天在山林里修道的道士,與這個現代社會脫節了一般.

    三人不時喊著“炸彈,對三,要不起”之類的話,林修也聽不懂,于是他便決定下樓去買杯奶茶喝.

    在這一個月里,他愛上了一種叫做奶茶的飲品.

    雖然他很喜歡喝,但卻從沒給余陽或者陳圓圓說過.

    也沒有經常去買過.

    只有在奶茶店人很少的時候他才會去買一杯.

    因為他發現奶茶店幾乎都是女孩子在買,所以他以為這是女孩子的專屬飲料.

    “我去樓下買個東西.”

    林修對床上打著牌的三人說道,然后獨自走了出去.

    把數珠丸恒次別在了褲子里,不細看是不會發現的.

    只有帶上這把刀,他才會有安全感.

    信任他人,不如信任沒有思想的武器.

    ……

    鳳凰酒樓的樓下.

    此時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停了一輛奔馳s350l在酒樓門口.

    按說這里是不讓停車的,否則要交???

    但這車仍然停在了這兒.

    因為車主不在乎一點兒???,只要自己有面子,那里夠了.

    車停下后,司機連忙下車走到后排打開車門,恭敬道:

    “老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