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十大恶心大招 > 都市小說 > 第一強者 > 正文 第2256章 白娓主戰

英魂之刃全图外挂免费:正文 第2256章 白娓主戰

    周振堂剛剛是吃了一個暗虧,但這情況,便是他自己,也不過是一剎那的感覺,別的人自然是不清楚的。

    對方藏在暗中偷襲他,在他看來,就是想要隱藏實力,那他就將計就計,裝作沒有發現。

    剛剛對白娓的話,就顯得以為是白娓襲擊的他。

    而對于外界看熱鬧的,他這話,就更耐人尋味了。

    一方面暗示白娓不可能是秋林劍宗的人,這是找來助拳的;另外一方面,暗示他是給白娓幕后的師門面子,所以剛剛沒有動真格。

    最后再加上一句只是傳訊,也就把這第二次來,依然沒有收獲的尷尬,化解無形了。

    也就是說,在周振堂如此安排之下,他這一次并沒有再丟面子,反而掙回了一點面子。

    同時也讓他覺得了解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林樾之沒有離開,而是隱藏實力在秋林劍宗。

    “傳訊?你來這里耀武揚威一番,就想要這樣便宜的離開?”

    白娓冷冷的回應了一句。

    剛剛她把許皋月和莫飛流兩個拉開之后,她自己也上前,格擋在了他們之間,周振堂再要偷襲他們兩個,都沒有那么容易。

    “呵呵!我周振堂要離開,你區區女流小輩,還能攔住我不成?”

    周振堂冷笑了起來,又補上了一句:“我與人為善,你再囂張,可別怪我拿秋林劍宗的弟子開刀!”

    這一句,既是威脅,也是一個鋪墊!

    因為他們一直的目標就是秋林劍宗,而剛剛他已經暗示這個女子不是秋林劍宗的人。所以惹惱了他,動不了這個女子,動秋林劍宗的弟子,就順理成章了。

    他本來對秋林劍宗就有怨恨,最大的莫飛流。

    莫飛流被重點?;て鵠吹幕?,那其他的門人弟子,就沒有那么好躲避了!

    本來以他的身份,對莫飛流動手,可以說那是宗主,對其他年輕一輩的弟子動手,就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現在有了這一層鋪墊,那就自然了,對年輕弟子擊殺,也可以說是被白娓激的!

    “攔不攔得住你,試一下就知道了!”

    說話間,白娓已經主動的對周振堂攻擊了起來。

    本來低調的白娓,這會兒如此的主動,當然是因為沈浪授意。

    她是狐族,即便堪比大神境界,要發揮出真正的實力,也是要實戰青丘的功法,甚至要現出本體。

    這樣的話,影響就不太好了,周振堂完全可以給秋林劍宗扣上一個勾結異族、圖謀不軌的大帽子。

    其他看熱鬧的,哪里管那么多,越是特殊的情況,越是熱衷于傳播。屆時添油加醋以訛傳訛,還不知道傳揚成什么樣子。

    所以不管是剛剛的防御,還是現在的出擊,沈浪都叮囑她務必小心謹慎,只是純粹以能量的方式,不露出絲毫青丘的痕跡。

    如此的攻防,都不能把白娓的實力發揮出來,自然是會比周振堂更弱幾分的。

    但沈浪當然另有安排!

    周振堂則是暗暗冷笑。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剛才的簡單交手,他已經清楚了解這個女子的實力是不如他的,這也符合表象,如此年輕的女子,能達到大神境界,除了天賦之外,也是無數資源堆出來的。

    跟他這樣根基雄厚,并再苦熬了兩百年出來的大神,是無法比的。

    他之所以表現出對她有所顧忌的樣子,是故意裝出來的,是有心把那偷襲他的精神力,將計就計的算在白娓的頭上。

    此刻白娓的出手,再一次證明了他沒有感覺錯,這個女子不是他的對手!

    他是準備好了將計就計,但對方竟真以為她很厲害,就有必要再露一手了,要讓幕后的林樾之明白他并不是好惹的!

    “只要能破我朝天印,就算你贏!”

    周振堂傲然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雙手結手印,已經虛化出了一個朝天印,兇猛的往白娓那邊砸了過去。

    以這個虛印的范圍,不僅僅是白娓,后面許皋月、莫飛流他們都會受到影響。

    周振堂沒有想過這么簡單的一記攻擊,就能擊殺了誰,但就算他們能夠抵抗和閃避,這虛印砸下去,也會給秋林劍宗的建筑之類造成一個破壞。

    白娓的先出手的攻擊,直接就被朝天印給阻了,并且明顯有抵擋不住的架勢!

    暗中觀察的沈浪,也不由得暗暗點頭。

    朝天門的法寶朝天印,一度是在他的身上,即便和其他的法寶分給了她們幾個,當他一個人冒險的時候,她們還是都給他帶上了。

    至少到他現在的境界,朝天印這樣的法寶,已經有點雞肋了,所以又再給了落輕舟等人。

    對于朝天印,他就算不如朝天門的人了解清楚,但也算是熟悉了。

    現在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周振堂個人的實力,已經超越了朝天印的力量。

    換言之,朝天印法寶在周振堂的手里,可以發揮出更強大的效果。但沒有那法寶,光是“朝天印”的功法,他能攻擊出的威力,也不會遜于朝天印了。

    現在周振堂當然也沒有魚死網破一般的盡全力,但依然可以壓制住白娓,白娓如果不能運用青丘功法,抗衡都會很勉強??贍芑嵐芡?,甚至會受點傷。

    不過白娓還是完全的聽從沈浪的安排。

    對于沈浪,不說族長的安排,光是白娓她自己,也是很佩服的。那時候在大荒,甚至還不如她和巨鼇無疆的境界高,但卻是他們的主心骨。

    無論赤豚一族還是大荒五龍,都能應付自如。跟著沈浪之后,更是見識到了他的神奇,見識到了他的飛快進步。

    既然沈浪這么說了,她就嚴格的執行,沒有時間也不會多問什么。

    遠處觀望的路人們,這會兒都是心潮澎湃。

    剛才的一番攻防,整體速度很快,并沒有擦出什么火花,就像是一次試探,誰都沒有看到什么爽快的,更別說過癮了。

    但小周振堂隨便的一出手,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印,如同小山一樣的鎮壓過去,那氣勢讓他們都跟著緊張起來。

    誰都毫無懷疑,這虛印砸下去,足以把人和建筑都砸扁!

    可算是要正面對碰了!

    就在這個時候,在白娓的身前微微的金光一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