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十大恶心大招 > 玄幻小說 > 變身之女俠時代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陰險

英魂之刃we峰优酷新频道: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陰險

    一個復仇者潛伏十六年,為了看仇人的兒子和孫子在自己的劇本安排下煩惱和無助,慢慢體會復仇的快樂,真的是非常嚇人。最關鍵的是這個梅老頭不是沒能力直接復仇,他成為求道者后抹平一個夏國貴族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可是他偏偏選擇潛伏十六年一點點折磨的方式,可以說非常變態了,非一般人會選擇的套路。

    看了十六年的好戲,今天終于曝光一切,真的非常得意。

    而父債子償的尚垣君才知道自己吃了那么多苦都是有人在背后故意為之,他一直以為自己只有一個傻兒子是天意,他都已經接受命運的安排了,卻沒想到最后一切無關天意,是有心懷叵測的仇人暗中下絆。

    知道這些之后,尚垣君只感覺內傷加重,噴出一口老血。

    “哈哈……”看仇人之子的慘象,梅老頭更是開心,笑得好像一個老孩子。

    提桑真人皺著眉頭,在思考對方的身份,按照對方所說對方求道的年代應該和他差不多,提桑真人卻想不起來對方,或許對方是在其他圣主國得到圣器的。

    若是天府圣主名下的求道者多多少少都會有所聽聞,因為圣主贈送的每一把圣器都是有記錄的。

    若梅老頭和提桑真人是差不多年代被賜予圣器的,那提桑真人肯定會有印象,如果想不到的話那可能梅老頭不在天府名單上。

    對于今天發生的事情,提桑真人只是個見證,既然他沒能戰勝公孫曲,沒保住天劫鐵,其他事情雖然意外,但只要不危及夏國的安危,和他也沒有什么關系。

    公孫曲的態度也一樣,只要梅老頭不妨礙他取走天劫鐵,那他也可以做個旁觀者,看著對方復仇。想到這里,他不由看了一眼遭受電擊的神秘女子,心想女人雖好就是愛多管閑事,所以才自找苦吃。他知道石青珊還活著,只是肯定被劈得不輕,傷勢嚴重所以才沒有動靜,只怕現在站在那療傷呢。

    神仙渡劫才被雷劈,求道者距離神仙還有很長一段路,距離被雷劈還早呢。

    梅老頭很得意,尚垣君很悲劇。不過復仇一線已經完成,他把目光轉向了天劫鐵,他也知道天劫鐵可以換來很多好處,說不定還能得到一個國家。

    梅老頭當初求道就是為了復仇,復仇完畢,他要開始考慮以后吃喝拉撒的問題了。他想要過奢華的生活,想要美妾環繞,想要山珍海味,這天劫鐵可以為他換來自己想要的一切:“我也該享受享受人上人的滋味了?!幣恢幣岳此闖鷥凍雋頌?,應該彌補了。他現在是求道者,壽命悠長,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享受。

    “道友,你難道想要和我爭奪天劫鐵么?”公孫曲見梅老頭的眼神不對就知道這家伙動心思了。

    梅老頭雖然身上穿著一身簡單的下人服裝,還有點駝背,但他當初為了報仇一天十個時辰修煉,早已經到了識斷境界,修為比兩人都要強,加上十六年臥薪嘗膽,他絕對可以把兩個對手按在地上摩擦。

    “我要取這天劫鐵,你們誰有意見?”梅老頭眼神一掃,身姿瞬間就高大起來了,展現出極強的修為。

    公孫曲神情一凜心知是遇到強敵了,此人看似貌不驚人,但真人不露相。那份隱忍十六年看戲的陰毒就絕對不簡單,與他為敵絕對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

    可眼前的寶貝可是天劫鐵,連圣主都會動容的稀罕玩意,這么大塊的寶貝在面前,要是放棄了實在可惜。

    但公孫曲很清楚一個人怕是打不過這個老頭,他不由看向提桑真人,若是兩人合作的話還有機會。自己的芳華和對方的寒鋒驚羽合擊一處,拿下老頭沒有問題:“若是夏國能有天劫鐵作為貢品,今年就不由發愁了?!憊鍇芮宄墓衷詰木狡?,也清楚真家流派一個個都想著給國家出謀劃策來換取功德,所以自己如果愿意分給對方天劫鐵的話,對方會動心的。

    提桑真人確實動心了,不過他也沒有立即答應下來。

    “恩公,我等無能!”之前被石青珊一招擊飛的眾多食客全部都回到了尚垣君的面前,就算面對不可理喻的強敵,他們的衷心依舊沒有動搖,他們依舊圍繞著尚垣君。

    此時尚垣君只有滿腔怒火,因為他的傻兒子沒有了氣息,他沒有了兒子,天都塌了。現在他只想為自己兒子復仇,他看向周圍的食客,冷冰冰地問道:“爾等可愿意為我而死?”

    “恩公,我愿意為你而死,我的命早就是你的了?!苯鸕犢痛右豢季途齠ㄎ鞴崦?,現在他知道要做什么:“大家,恩公平日待我們不薄,現在少爺身死,我們焉有不為他報仇的道理?你們可敢和我揮刀殺敵?!”

    “有何不敢?!”留下來的食客都有一顆報效之心:“我們聽你的?!?br />
    金刀客一看軍心可用,立刻說道:“好,大家跟我殺?!?br />
    這種時候他們明知道是一死,也絕對不會后退。

    “不自量力,就憑你們這些武者還想對求道者出手?可笑!”梅老頭冷笑一聲,殺眼前的人比殺雞還簡單。

    金刀客等武者之前已經敗過一次,只是石青珊沒有要他們的小命,但梅老頭可沒有這么好心。

    殺。

    和之前一樣,還是金刀客一馬當先,金刀在手,強招已出,之前是一招‘金碧輝煌’,現在又是《金刀二十四式》中的‘披沙煉金’,刀鋒斬斷空氣。

    身后的食客也是各展招式,刀光劍影連綿不絕,每個人都臉帶死志,愿以死來成全自身忠義,同時報答尚垣君的優待。

    “愚蠢!”梅老頭一聲冷笑,一道寒光從中他丹田射出。

    金刀客氣息凝滯,生機頓失,他死了,身后的所有食客都是一個下場,死!

    寒光所過,身首異處。

    一柄黑漆漆的剪刀帶著血光漂浮在梅老頭的身邊:“我的‘截流剪’最喜歡喝人血了?!笨此浦皇瞧脹ǖ募艫?,卻殺人無形。

    金刀客等人甚至沒有任何的抵擋就被一擊必殺,連死亡的恐懼都沒有來得及細細體味就已經被剪斷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