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内测时间:正文 第66章 公然勾搭小鮮肉

    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顧清歡對娛樂圈里的事都不是很關注。

    她覺得那些人那些事兒都跟自己離得很遠,誰走紅,誰落寞,誰的資源被誰搶,對她來說,都像是一個單調乏味的戲碼,周而復始。

    所以,她懶得看!

    之所以點進這個標題,是因為標題上配圖的悍馬車,是她所熟悉,甚至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的那一輛。

    厲承驍曾經說過,他的那輛悍馬車是在國外獨家定制的,在錦城,乃至國內,都找不出第二輛來。

    但是在圖片上,仍舊是那輛車,卻坐進了一個陌生的的女人。

    那個女人看起來年輕漂亮,身材尤其的好,在豹紋束身衣的襯托下,越發顯得豐滿誘人,勾人心魄。

    新聞的發布時間在昨天晚上,也就是說,昨晚上厲承驍從江仁華的生日宴上離開之后,又去了別的地方,找別的女人了。

    之后,顧清歡又在網上搜了搜姚倩倩的百科。

    姚倩倩是在本市電視臺的一個選秀節目中出道的,模樣生得標致,尤其是身材格外的好,所以一路過關斬將,拿了冠軍。

    不過之后,她的后續資源沒有跟上,所以一直都在外圍轉悠,經??懇恍┍┞蹲笆醋矍蠆┏鑫?。

    這樣的女人,厲承驍會喜歡么?

    顧清歡覺得荒謬,卻又理所應當,男人女人之間的關系,其實簡單得很。

    而那個女人,跟自己,在本質上仿佛也沒什么區別。

    當初她跟厲承驍在一起,也不是因為愛情,而是因為這個男人的金錢和背景,能幫她擺脫官司,讓她免于牢獄之災!

    她能這么做,姚倩倩當然也可以。

    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有個名分,姚倩倩沒有。

    大概,是因為對于厲承驍來說,落魄千金,比嫩模更能拿得上臺面,僅此而已!

    下午下班時,那輛熟悉的悍馬車仍舊停在原地,程臨像以往一樣幫她打開車門:“太太,請上車?!?br />
    顧清歡看著那輛車,一下子想到了十多個小時以前,也有另外一個濃妝艷抹的年輕女人,坐在她坐過的位置上,甚至還跟厲承驍……

    心中悶悶的疼了一下,顧清歡搖了搖頭,說:“你開車去接厲承驍吧,我有點事兒,今天晚點回家?!?br />
    顧清歡說完,走到路邊,隨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坐了上去。

    程臨甚至來不及阻攔她,他只是覺得,太太的情緒不太對,不像是生氣鬧脾氣的樣子,而像是醞釀著一場暴風雨!

    顧清歡以后都不想再坐那輛悍馬車了,所以她自己去了趟4S店,四處看了看,最后給自己挑了一輛車型輕便又省油的小Polo車。

    代步車雖然比不上定制款悍馬車的豪華舒適,但起碼這輛車是屬于自己的,用起來方便不說,以后這輛車里面,絕不會出現自己不喜歡的女人香水味,和自己不喜歡的男人氣息。

    交了定金,辦完一切冗雜的手續,要一周以后才能提車。

    從4S店出來,顧清歡一個人找了家餐廳吃晚飯。

    吃完出來時,正值華燈初上,這個城市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顧清歡在街頭茫然站了會兒,然后慢悠悠的沿著馬路走著,最終走進了一家名為right time的酒吧。

    長這么大,顧清歡還是頭一次來酒吧。一進了里頭,就差點被光怪陸離的燈光給晃花了眼。

    好半天,她才適應了這樣炫惑的光線,找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了上來,隨意給自己點了些酒水。

    第一次來,看什么都覺得新鮮,仿佛這里的酒都比別處更有味道,不知不覺就喝下去了很多。

    酒沒有了,顧清歡歪在椅子上,很快就有一個眉清目秀的大男孩,提著幾扎啤酒走過來,聲音清朗動聽:

    “美女,要不要試試這個啤酒?我公司最新推出的,很適合女性?!?br />
    顧清歡胡亂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來,酒吧里除了服務生,還有一種啤酒推銷員。他們很樂意陪客戶聊天,順便多賣出幾瓶酒,好多賺一點提成的。

    所以顧清歡沖他笑笑:“看起來不大,還在上學吧?”

    男孩一邊給她倒了杯啤酒,一邊微笑著答:“嗯,大一,美女你呢?看起來好年輕哦,也在上學吧?哪所大學的?”

    “帥哥真會說話,我已經畢業N年了!不像你啊,小鮮肉,嫩嫩的……”

    被夸獎后的帥哥似乎很高興,從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機:“美女,我們把電話和微信互留一下吧,回頭有了好酒,我再過來找你!”

    “好啊,我的電話號碼……”

    顧清歡一邊念叨著,一邊從自己的包包里去翻手機。

    只是,手機還沒拿出來,一只大手已經從天而降,重重按在她的包包上:“顧清歡!”

    顧清歡抬起頭,從變幻莫測的燈光里,她一下子看到厲承驍那張因為怒氣而略有些扭曲的臉。

    心頓時虛了一下,顧清歡下意識的向后瑟縮一下。

    厲承驍的手死死扣住了她的手腕,另只手從衣袋里掏出幾張鈔票,朝著賣酒的男孩扔了過去:“趕緊滾!”

    說完,他拉著顧清歡的手腕,大步向前走去。

    顧清歡執意不肯坐家里的悍馬車,程臨怕她會出事兒,所以一直開車在后面跟著她,同時也給厲承驍打了電話。

    厲承驍一路跟著她過來,看著她進了餐廳一個人吃晚餐,看到她一個人軋馬路,看到她一個人進酒吧……

    孤單了一路,到了酒吧里竟然跟一個賣酒的勾搭起來了,還戲稱人家是小鮮肉,公然打情罵俏!

    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厲承驍越想越氣,握著她的手越來越緊,腳下的步子也越來越快。

    突然,身后一陣異樣。

    厲承驍回過頭,才看到顧清歡膝蓋彎曲著,像是要摔倒的樣子。

    她一只手被他緊緊攥在手里,另只手握住自己的一只腳腕,表情有些痛苦。

    至此,厲承驍才注意到,她腳上還穿著高跟鞋,大概是剛剛走得太快,不小心給崴到了。

    厲承驍索性將她攔腰抱了起來,快步離開了這個鬼地方,干脆利落的將她塞進悍馬車里頭。

    兜兜轉轉,又回到了這輛車里頭。

    顧清歡似乎有些煩躁起來,一把推開他,就要下車離開。

    厲承驍扯著她的衣領將她帶了回去,順便鎖上了車門。

    “放我下車”,顧清歡伸手不斷地拍打著車門,拍得手心發麻的時候,回過頭來搶厲承驍手里的車鑰匙:“放我下車,厲承驍,我不要在你的車上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