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十大恶心大招 > 都市小說 > 暖婚似陽 > 正文 第169章 177他的寶貝

英魂之刃辅助:正文 第169章 177他的寶貝

    池漾不疾不徐的回,“辦法是有的?!彼輝俳幼磐濾?。

    沈千尋便問他,“什么辦法?”

    池漾淡淡的,“所謂選擇性失憶,其實并不是不記得,而是記不起來,是你把記憶封存在腦海深處,用催眠療法可能會有一定的效果,但不一定能百分百成功?!?br />
    沈千尋尋思片刻,“我想試試?!彼M芟肫鵠垂賾諂吣昵案嗟募且?,最近發生的種種,在她心里添的那層堵筑的越來越高。

    七年前,她忘記那段往事,沈知意沒有即刻讓心理醫生幫助她恢復,而是選擇隱瞞,或許那個時候她是真的很脆弱,不適宜再去記起,但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強,心理承受能力已經不是從前的自己,盡管心理仍有點問題,但沈千尋認為,如今的她,可以承受一切。

    給她這個自信的人,正是靳牧寒,因為有他在身邊,沈千尋覺得,世界上再難過的關卡,只要又他在,一定會順利過關的。

    池漾想起上一次靳牧寒找他的談話,對方分明不希望沈千尋想起那段記憶,仿佛那段記憶,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般,正因為如此,沈千尋才偷偷瞞著他來,池漾是有把靳牧寒的話聽進去,但,對方并不是他的病人,他更多的,是需要照顧病人的心理和聽取她的意愿,如果她希望恢復,那么,在心理評估沒有任何問題的情況下,可以做這個催眠療程。

    池漾:“先做一個心理評估,如果合格,我再給你做催眠療法?!?br />
    沈千尋點頭。

    二十分鐘過去,心理評估的測試出來了,她是合格的,可以做催眠療法。

    然而,在得知沈千尋不在公司,而去找池漾的時候,靳牧寒是慌的,神色陰郁,沒回住處,半路掉頭去了池漾的心理診所。

    心理診所很安靜。

    只有前臺一個長的眉清目秀的妹紙在安靜的做著工作,她聽到腳步聲,抬頭,看到一個眉目俊朗,卻渾身煞氣的男人走進來。

    前臺妹紙站起來:“先生,如果你是來愉悅看病的,先到我這里登記一下資料、”

    靳牧寒眸光落下,是那種極致的冷,不加以掩飾的,前臺妹紙瞬時覺得一陣透心涼啊。

    眸光一別,靳牧寒直接走進去,往池漾的辦公室去。

    前臺妹紙愣了下,有點怕怕的,但還是稱職的追上去試圖攔住靳牧寒,“先生,你不能隨便亂闖?!?br />
    前臺妹紙擋住了靳牧寒的路。

    靳牧寒冷聲:“讓開?!?br />
    寒毛粟起。

    啊啊啊。

    明明是個神仙男人,怎么會散發這么可怕的氣場啊。

    前臺妹紙汗顏,“先···”

    “我說···讓開?!?br />
    好咧。

    前臺妹紙慫了。

    眼前這位先生,不是她能招架得住的主。

    一個眼神下來,她被碾壓成灰灰了。

    想必池醫生也不會怪罪她。

    前臺妹紙便不敢再攔他,讓了道。

    靳牧寒站在池漾辦公室門前,手落在門把上,沒扭動推開,池漾已經從里面打開了門,他穿著白大褂,臉上架著的銀色鏈條的無框眼鏡,那桃花眼,微微挑高,是他清俊卻妖孽的緣故。

    此時,他從容,一點不帶慌的,十分禮貌的:“沈小姐還需要五分鐘才會醒過來,靳先生,您稍等?!?br />
    靳牧寒眼神冷酷:“你給她做了催眠療法?”

    池漾點點頭,承認:“做了?!?br />
    那股冷厲的氣息,越發的濃郁。

    池漾繼續道:“這是沈小姐要求的,作為她的心理醫生,如果她的心理評估測試合格,我沒義務拒絕?!?br />
    他繼續說,“靳先生,我建議你不要過度緊張和?;?,有時候,矯枉過正,往往會得不償失,我認為,你也有必要跟我預約聊一聊?!?br />
    像靳牧寒這種喜怒不形于色,聰明絕頂又擅長城府的男人,心理素質把控這一關,應該是很強的,只不過,他有個弊端,那個弊端便是沈千尋。

    一旦涉及沈千尋,便會暴躁冷戾,控制不住情緒,想必心理承受了不少不知名的壓力,池漾便好奇了,這壓力是從哪里來的,為什么會認為那段往事不是沈千尋可以承受之重,或許以前是不行,但今非昔比,還是說,他未雨綢繆?

    “我不需要?!?br />
    池漾認真的建議,“我認為你很有需要?!?br />
    靳牧寒無視他,走進去。

    沈千尋躺在椅子上,呼吸輕輕的,眉微微擰著,還沒醒來。他蹲下身子,不由握住了她的手,長長的眼睫覆下一層暗影。

    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隨著許許多多的陰暗浮現出水面,她的阿尋又怎么可能會無動于衷,坐以待斃呢。

    重新來一次,靳牧寒能改變的事情可以很多,但他最怕的,是改變不了沈千尋的結局。

    他最怕了。

    不管沈千尋給他許諾保證什么,其實根本都不管用。

    不是不信任她。

    是他自己的問題。

    五分鐘的時間,沈千尋幽幽醒來。

    頭有些暈沉,但不疼。

    只不過睜開眼的瞬間,映入眼簾的,是靳牧寒。

    靳牧寒面色冷淡,線條冷硬,脣緊緊抿著,顯然,情緒糟糕的可以。

    沈千尋撐起身子,略略驚訝:“阿寒,你怎么來了?”

    靳牧寒上前,便把她擁進懷里,力道勒的沈千尋有點難以呼吸,而且,那松松軟軟的發,輕輕的刮著臉龐,有些癢呢。

    只是個簡單的擁抱,沈千尋卻可以察覺到他強烈的不安,他沉聲問,“你想起什么了?”

    沈千尋兩手搭在他的肩膀,“靳牧寒,你勒的我難受?!?br />
    靳牧寒松了松力道,沒有完全的放開她,只是眼睛有些發紅,固執的又問,“阿尋,你告訴我,你想起什么了?”

    看到這一幕,池漾站出來,“靳先生,麻煩你先放開我的病人好嗎?催眠療程還沒結束的?!逼涫稻筒畹閌瘴補ぷ髁?。

    但是靳牧寒在這里妨礙他的工作,池漾表示要有小情緒了。

    然而,先有小情緒的也不是他。

    是靳牧寒。

    這個池漾,跟筱丹一模一樣。

    筱丹會說她的大寶貝。

    才不是。

    沈千尋是他的寶貝。

    現在,池漾又說他的病人。

    病人可以,但麻煩前面不要加個我字。

    靳牧寒不喜歡。

    他不高興的表示:“我的?!?br />
    池漾:“???”他說沈千尋是他的病人有什么不對嗎?靳牧寒居然連這個都要較勁。

    靳牧寒一字一頓的:“沈千尋,我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