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十大恶心大招 > 都市小說 > 大玄后 > 正文 第346章 神鷹至

英魂之刃18888最强英雄:正文 第346章 神鷹至

    災難面前,思維難免混亂。

    開始大家只想著把活著的人挖出來就好,卻壓根兒沒想過挖出來之后該怎么辦。

    村民們有些手忙腳亂的。

    幽冥太子適時出聲:

    “接下來會有更多的人救出來,需要地方安置他們?!?br />
    原本指揮的齊叔,正腦子發昏呢,一聽到幽冥太子的建議,立刻眼睛發亮。

    “這位……呃,郎君,您能不能再說說?”

    幽冥太子往他們剛挖出來的房屋里掃了一圈,有條不紊地吩咐:“盡量收集可用的東西,最好有炭、棉被等可以取暖之物,或者米糧之類的食物。再搭幾個帳篷,把傷者安置進去?!?br />
    幽冥太子三言兩語,就把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捋清楚了。

    然后就是分工。

    膀大腰圓、力氣夠大的男人就留下來繼續挖人、找人,上了年紀或者年紀太小的,就負責找東西。

    幽冥太子的吩咐下來,大家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不再手忙腳亂地瞎忙活,而是有目的地開始找事情做,效率自然也大大提高。

    只是,救援的事情,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順利。

    除了第一家被挖出來的三口人,被安排進了燒著炭盆的帳篷里,由姜羲給孩子喂過藥后睡過去了。

    接下來的第二家,挖開只看到兩具凍得硬邦邦的尸體。

    這家是兩名老人,沒有先前救下來的第一家年輕人那么手腳麻利,根本沒反應過來是雪崩,就已經被吞噬了。被壓在倒塌的房梁下,神態很安詳,像是在睡夢中離去的。

    都是一個村子認識的村民,姜羲余光瞥見好些壯碩漢子在偷偷抹淚。

    她無聲地嘆著氣,卻沒哭。

    慢慢的,那些漢子也不再哭了。

    因為挖出來的尸體太多,熟人太多,已經麻木了。

    直到,一個焦灼的年輕男子,親眼看著自家的親爹娘從廢墟里被搬出來,身體早已經失去了溫度。

    雪崩來的時候,他在睡覺,阿爹把他搖醒讓他快逃,自己卻死在了雪崩里。

    “阿爹!阿娘!”年輕男子悲慟地伏在親人們身上大哭,無比后悔當時被逃跑村民沖撞得失去爹娘蹤跡時,沒有回頭去找找。

    哭聲悲意陣陣,聲猶泣血。

    旁人聽得也難受,悄悄揉著紅腫不堪的眼睛。

    但是挖雪的動作卻并沒有停止。

    沒一會兒,那個才失去爹娘的年輕男子也加入進來,他說,爹娘可以待會兒安葬,村民能救一個是一個。

    所有人都在祈禱,可以有更多的人被救出來。

    這次他們的祈禱,老天大概聽到了。

    人們在雪堆下挖出了兩個小孩子,是對姐弟,他們被四個長輩的身軀死死地壓在下面,拱起的小片空間給了姐弟倆存活的希望,還有棉衣被子堆成小山把他們裹住。

    上面四具尸體搬開時,姐弟倆惶恐地嚇得哇哇大哭。

    兩個孩子,一個三歲,一個五歲,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的阿爹阿娘,阿翁阿婆從此埋身在九泉之下,再也不會回來。

    救援仍然沒有終止。

    姜羲看著村民們拿石頭、拿樹枝,拿一切可用之物拼命挖掘。

    看著蕭紅鈺拿著她可打虎阻敵的烈烈長槍,當鐵鍬似的往雪堆里扎。

    看著從來都高傲尊貴,衣角不染塵埃的幽冥太子,那身名貴的衣料被雪水泥水浸濕得不成模樣,理應在云端翻云覆雨的手此時跟老農一般忙活。

    有人覺得疲憊撐不下去了,就換下休息,休息好的人又重新頂上來。

    大家輪流上陣,仿佛不知道休止怎么寫,只怕多休息一刻鐘,就又會有一條性命消逝。

    姜羲忽然覺得,凍僵的臉上,變得溫溫的。

    她伸手一摸,才發現臉上居然是淚水。

    她疑惑地眨眨眼睛,原來自己竟然流淚了嗎?

    她仰頭望著上蒼,視野之內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點,在云層里上下翻飛,勢不可擋地撞破陰霾,令陽光透落下來。

    然后那黑點,盤旋著降低,直至發出鳴嘯,模樣也越發地清晰。

    “你在看什么?”幽冥太子走到姜羲身邊,順著她的動作仰頭看去。

    隨后,有很多人都忍不住仰頭看去。

    “神鷹……”有人喃喃著。

    “是神鷹!”有人興奮著。

    神山的傳說在北地流傳了數百年,關于神鷹的傳聞更是不絕于耳。

    住在北地的人,怎么會認不出頭頂上盤旋而鳴的,正是與神鷹形象相契合的雪色海東青?

    只見它一邊清鳴,一邊盤旋落低。

    方元村村民們都振奮不已,高呼“神鷹來救我們了”,好像一只雪色海東青就有莫大力量,可以把他們的親人村民從雪堆下挖出來一樣。

    唳——

    姜羲福至心靈,似是聽懂了雪色海東青的聲音。

    她伸出一只手臂,而那只雪色海東青則振翅排開風雪,輕巧落足在姜羲的手臂之上,緩緩收攏起翅膀。

    這一次,很準確。

    沒有被姜羲身邊的幽冥太子給迷惑。

    這只雪色海東青像是認出了幽冥太子,不滿地朝著他叫了兩聲,兇巴巴的。

    幽冥太子抿著嘴角,覺得自己很無辜。

    “這是怎么!”目瞪口呆的村民們,紛紛向姜羲投來震驚的目光。

    姜羲感受著小臂上沉甸甸的重量,與這只靈性的小家伙對上視線,不禁笑了。

    “它是來幫我們的?!苯梭貧ǖ?。

    “小娘子認識神鷹么?”齊叔小心翼翼地問。

    “不認識,可能是它看我比較親切吧?!苯宋摶獬穌飧齜繽?,也沒管雪色海東青那不滿的小眼神。

    村民們紛紛圍了過來,充滿希冀的目光落在雪色海東青的身上——

    “神鷹能幫忙嗎?”

    “要怎么幫忙?”

    聽著七嘴八舌的疑問,姜羲也給了雪色海東青一個安慰的眼神:“有什么辦法可以讓我們更快救人嗎?”

    雪色海東青雖然不高興姜羲裝作不認識,但聽到請求,還是得意地叫了兩聲。

    它踩著姜羲的手臂一下子撲入空中,朝著茫茫雪堆飛去,沒一會兒落足在其中一個地方,叫了兩聲。

    “你的意思是,這下面有活人嗎?”姜羲突然明白了雪色海東青的意思。

    它晃了晃腦袋,像是同意姜羲的話。

    眾人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試著挖那塊地方……竟然真的救出來一人!

    “神鷹??!大家伙都有救了!”

    多少方元村村民激動得落淚。

    誰不知道,神鷹能夠分辨出哪里有活人,能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幫助?

    避免不必要的體力消耗,救援行動的效率也能得到極大的提高。

    話雖殘忍,但是死者已逝,活人的救助才更加重要。

    快一步,就是一線生機。

    有了雪色海東青的幫助,接下來的救援要順利許多。

    先是距離最近、挖掘最方便的人被救了出來,然后是那些位置比較偏僻、挖掘行動比較困難的,在大家齊心協力之下,也救出了幾人。

    眼看著天色漸漸黑沉,夜色即將降臨。

    雪色海東青在天上盤旋,卻再沒有落足任何一處。

    這說明,剩下的地方,再沒有一個活人了。

    方元村原本是一個數百人的村子。

    而現在,逃出來百來人,救出來十幾人。

    剩下的幾百條生命,竟然都葬身在了這場突如其來的天災雪崩之中。

    村民們望著村莊廢墟,哭都哭不出來,只覺得絕望。

    親人盡失,未來黯淡,以后他們可要怎么活?

    “行了,大家先想想怎么度過面前的難關!”齊叔揉了把臉,把淚水留在了方元村,走向新搭出來的幾個帳篷。

    帳篷里燒著炭盆,雖然火力薄弱,但總比外面風雪呼嘯來得好。

    “這里不能久呆?!庇內ぬ幽抗庋彩又芪?,如此說道,“現在天色已晚,風雪重新變大,必須要找可以躲避風雪的地方?!?br />
    這些帳篷,為了不被二次雪崩波及,都是搭在開闊平坦的地方。

    也就意味著,必須面臨四面八方的風雪而至。

    難怪帳篷里的炭盆怎么也暖不起來溫度,薄薄的帳篷哪里能擋住無孔不入的寒意?

    幽冥太子的一番話,很快得到了贊同。他先前也提出過穩妥意見,村民們都很信任他,尤其是齊叔,直接問幽冥太子他們該怎么辦。

    “把能帶上的東西都帶上,去之前的山洞?!?br />
    “對了!山洞!我們差點兒忘了!”

    包括齊叔在內的一群人,都忙得昏天黑地的,一個個的精疲力竭,哪里還想得起不遠處的山洞里,還有人在等著他們呢。

    他們還借著村子里挖出來的米糧,喝了點稀粥填飽肚子,山洞里的那些婦孺,可是什么吃食都沒有,到現在怕是餓了一整天了!

    眾人重新打起精神,開始收拾東西。

    一如幽冥太子說的,能帶上的都帶上。

    齊叔敬畏地站在姜羲幾丈之外:“小娘子,您與神鷹這是……”

    “你們先回去,我看能不能在附近找到些草藥?!?br />
    姜羲貼身放的藥瓶早就空了。

    “我陪她去吧?!笨詰木谷皇竅艉祛?。

    她們倆都不是什么柔弱女子,再加上姜羲再三保證她能找準回去的路,其余人才帶上東西離開,包括幽冥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