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十大恶心大招 > 穿越小說 > 唐梟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羅織罪名??!

英魂之刃填问卷: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羅織罪名??!

    酒肆的格柵窗戶是關著的,格柵窗戶糊的草紙上有一個很小的孔,透過那個小孔可以看到外面十字街的情形。

    可是此時端坐在椅子上的楊炯卻已經沒有勇氣去看了,他臉色蒼白,一只手忍不住發抖。

    “謀算終究差了一步,那老妖婆竟然安插了梅花內衛在此獠身邊,這……這如何是好?”楊炯如坐針氈,心驚膽顫。

    他很慶幸自己躲在了這里沒有露面,否則他現在也必然成為了一具冰冷的尸體了,他想想就覺得后怕。

    現在怎么辦?楊炯站起身來,卻又坐了下去,因為他的雙腿在發顫,真的走不動道??!

    足足等了半個時辰,楊炯內心的恐懼才慢慢的驅散,他裝作平常人一樣從酒肆出來,走上了十字大街,他的神情篤定,一如之前大才子風范盡顯。

    可是有心人卻還是能看出,他的臉色終究還是太白,他的步子邁得比平常要大很多,他鎮定的表面下,是無法掩蓋的倉皇失措……

    神都十字街的刺殺案因為是桃花內衛參與的,因而很快就傳到了紫微宮,也很快就傳遍了神都的朝野。

    武則天在觀風殿聽到了稟報,大為震怒,道:“岳四郎遇刺,是何故耶?無非是因為蹴鞠爾,有人認為殺死了岳四郎內衛蹴鞠軍便會迅速瓦解崩潰,此等用心,昭然若揭,豈能瞞得過朕?”

    武則天這話吼出來,來俊臣,周興等立刻攛掇手底下的人開始行動了,他們的目標自然是把刺殺的事情搞大,把刺殺岳峰的性質升華,本來是一場蹴鞠賽的勝負,可是周興卻迅速上奏,稱刺客背后的主使之人刺殺天后不成,便想著刺殺天后的近臣,以此來擾亂神都,從而蠱惑人心,行造反之事。

    來俊臣手底下的一幫酷吏則是揪住薛紹以前的一脈人馬,稱這一次刺殺岳峰的刺客,是要憑此阻撓蹴鞠,從而阻撓公主大婚,擾亂宮中秩序。

    來俊臣折子一上去,武則天立馬下令撲殺薛家人。原來薛家人也是皇親國戚,薛紹的母親還是公主,處理薛紹的時候,因為武則天遇到了一些阻力,尤其是薛紹的父母其中有人是公主的身份,她沒有做到趕盡殺絕,將薛家流放到劍南去了,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懷。

    現在好了,有了來俊臣這個折子,她便可以打開殺戒了,武則天從京城遣人帶著她的旨意直奔劍南道,將薛家上下流放之人,包括公主在內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來俊臣一折湊效,他立刻又換了說法,稱這一次遇刺案是有宰相主使,主使之人便是文昌右相李昭德,其意圖自然是指李昭德有意蠱惑文昌閣,鸞臺鳳閣諸位肱骨大臣造反,欲要壞社稷江山。

    來俊臣這樣的折子啟奏上去,朝野一片大嘩,周興一邊也揪住造反這一條,把目標卻鎖定到了岑長倩身上,岑長倩是內使,這個位置相當于中書令,那也是正宰相的位子。

    根據周興的說法,岑長倩早有反意,其在上一場蹴鞠之時便和天后多有頂撞,處處不服。這一次他更是孤注一擲,押注公主府,所以他將岳峰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因而派人想將岳峰殺之,從而行造反之實。

    周興和來俊臣向瘋狗一樣撲向了宰相陣營,神都震動,宮中震動,神都真是風聲鶴唳,形勢遽然緊張了起來。

    而此時的始作俑者岳峰呢?他什么事兒都沒有,他被武則天安排在家休沐三天,三天不用去辦差,而這三天他家里是什么情形呢?

    “老爺,這是御史候大人給您送過來的一枚老山參,說是送給您補身子用的呢!”

    “老爺,刑部周侍郎又派人給你送禮物來了,這一次是一品閣的點心,讓老爺您多吃多補,千萬要養好身子。

    “老爺,鴻臚寺皮大人今日給您送來了……”

    如花和阿珍兩女嘰嘰喳喳,在岳峰耳邊念著禮單,岳峰連連擺手才止住她們的話頭。此時此刻,岳峰的內心真實復雜之極。

    看看這送禮的一幫官員,全是酷吏之流,什么侯思止,周興,另外還有索元禮,要不就是什么鴻臚寺,大理寺等等岳峰有過一面之緣,卻沒有深交之人。這些人全都當岳峰是武則天座下的大紅人了呢!

    瞧瞧現在的朝廷,李元芳已經來了三次了,這一次刺殺已經掀起的波瀾簡直就是驚濤駭浪,武則天之前一直找不到機會動手,這一次她顯然是要借題發揮,更加緊鑼密鼓的為自己登基做最后的斗爭了。

    此時此刻,蹴鞠的重要性甚至已經被削弱了,因為倘若來俊臣和周興一彪人對宰相們的誣告能夠羅織坐實,宰相全完蛋,李唐臣子又將遭遇血洗。到那個時候,武則天用殺戮鮮血告訴天下人,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只怕以她的威風,直接就登基稱帝了。

    岳峰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怕了??純此氖侄?,分明是早就料到岳峰這一環節可能會有事兒,事先就布置好了護衛……

    岳峰更覺得可怕的是,當時梅花內衛來的時候,岳峰的牛車已經被射成了篩子,如果岳峰真是不會武功之人,當場他可能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岳峰忽然想到,也許自己的死無葬生之地其實也在武則天的安排中,因為倘若岳峰能死,這件事的性質會更嚴重,武則天的怒火可以傾瀉得更徹底。

    看看她動薛家的手段,毫不猶豫,一言便殺之,她所需要的不過是個由頭而已。而岳峰倘若被刺客殺死了,武則天暴怒之下,至少可以先把李昭德宰相之位扒下來再說。

    至于李昭德等人死不死那是后話,至少得來個貶謫流放,至于岑長倩,其影響力比李昭德略微弱一籌,武則天則可以直接斬殺……

    現在,岳峰忽然發現自己現在活著,似乎還真妨礙了武則天排除異己的步伐了!一念及此,岳峰只覺得毛骨悚然,他整個人都不好了,躺在床上也做噩夢睡不安穩了……